爱心温暖留守儿童
2016-6-1 11:08:34更新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陈惠芳  … 阅读:
爱心温暖留守儿童
——来自临澧县的报道

    湖南日报记者 陈惠芳

    通讯员 刘金国 龚文君 徐建新

    坐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12岁的女孩,就读于临澧县第四完全小学六年级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腼腆,但笑起来很甜,衣着也很整洁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我们无法将她与“留守儿童”这个特殊的群体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作为湖南省首届“最美孝心少年”,她是常德市唯一的一个。她叫徐子菲,的的确确是一个留守儿童。

    两岁丧父,母亲远嫁,与祖奶奶、爷爷、奶奶为伴。爷爷打零工,奶奶体弱多病。祖奶奶今年春节去世,享年91岁。

    三老一小。这日子怎样过呀?书怎样读呀?

    幸运的是,泡在苦水里的徐子菲,被爱心之网“打捞”上岸,走上自强、感恩的道路。

    这张爱心之网,是临澧县精心编织的。社会、学校、家庭融为一体,对留守儿童既有无差别、无区隔的教育,也有针对性、指向性的关爱,效果好。其主要特质是修复“留守生态”,降低成长风险。

      不嫌弃,不放弃,想方设法修复“留守生态”

    5月中旬,初夏的临澧,从城内到城外,从停弦渡到刻木山,绿树繁花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但记者出发采访时,心情是沉重的。留守儿童,让人揪心。

    临澧县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31600多人,其中留守儿童13600多人,比例高达43%。

    为了生计,为了孩子的未来,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远离正在成长的孩子,不得不放弃应有的关爱。“追求甜果,却酿成苦果。”自卑,孤僻,心理灰暗脆弱,不喜欢读书,学习成绩差,是留守儿童普遍存在的问题。

    缺少父母关爱,祖孙之间隔代沟通阻滞,家庭教育方式落后,面临成长的风险,影响未来的走向。“留守生态”的恶化,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临澧县是如何修复这一“留守生态”的呢?

    在精准扶贫大会上,临澧县委、县政府明确地提出,各级各部门要把“联校支教、关爱留守儿童”工作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内容,真正做到“扶贫、扶智、扶心”一起抓。县直、乡村、学校与个人,加入“关爱留守儿童”大合唱之中。

    学校教育是主体。包括留守儿童在内,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主要在学校。

    临澧县教育部门将发力点放在了“扶心”。不嫌弃,不放弃,想方设法修复留守儿童的“心灵生态”,让他们慢慢地恢复自信,懂得自爱,达到自强。

    多年来,临澧县第四完全小学探索出了一整套经验,在全县推广,被称为“降低风险五法”。

      “留守儿童稳,则学生稳。学生稳,则学校稳”

    临澧四小有600余名学生,来自4个乡镇,留守儿童占了60%。

    校长刘文锦说:“我们的教育行为大多指向留守儿童。留守儿童稳,则学生稳。学生稳,则学校稳。”

    副校长刘昌稳是研究留守儿童问题的行家。他认为,校园只是火种,留守儿童需要整个社会的关爱。

    该校总结的“降低风险五法”,包括:涵养“善德”气质,降低精神贫瘠风险;聚焦养成教育,降低性格缺陷风险;延伸教育触角,降低课余失控风险;依托家长学校,降低家校失联风险;持续开展研究,降低急躁冒进风险。

    其中,家校融合,尤其重要。

    留守儿童“5天在校,两天在家”。如果家庭教育松散,放任自流,就会形成“5+2=0”的困境。

    破解困境的办法是,定期对家长学员授课,及时组织爱心大家访,精心策划家长会。家长会开成“学生成果展示会”“家长论坛会”“亲子互动会”,让孩子开心,家长放心。

    “降低风险五法”效果明显。徐子菲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她不住校,走读5公里。在临澧县教育局的资助与临澧四小的关爱下,原来很自卑的她,变得自信了。不仅学习成绩好,而且特别有孝心。家务活抢着做,还要照顾3个老人。

    一个稍不留意就会沉沦的留守儿童,成了“最美孝心少年”。

     直面缺失现状,优化“隔代教育”,潜心心理咨询

    在临澧,关爱留守儿童,有行动,也有理论。课题研究蔚然成风,心理咨询颇具特色。

    2012年3月,临澧县第一完全小学的《优化“隔代教育”》立项,成为湖南省家庭教育“十二五”规划重点课题。他们与县教育系统关工委编写的《隔代教育》《隔代教育指南》成为临澧县学校的读本。校长李光才说:“大部分留守儿童的监护人是爷爷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,家庭教育的缺失是明显的,必须补上这一课。”

    在临澧一小,记者采访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肖莉。她从事留守儿童心理咨询已6年了。2015年,她被评为全国“优秀少先队大队辅导员”。

    四年级学生伍文颉曾是有名的“调皮蛋”,动不动就骂人打架,成绩也差。他父母离异,跟爷爷奶奶生活。肖莉一次次家访,一次次与伍文颉谈心。一不骂他,二不打他,而是鼓励他:“其实,你人很聪明,只要不打打闹闹,会有出息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,伍文颉当了放学时举牌子的协助导管员,还当了卫生委员,成绩也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临澧一小三年级一班班主任王小梅,是常德市“优秀班主任”,也跟记者说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那个班有个学生叫龚志慧(化名),有点智障,是爷爷奶奶带大的。爷爷瘫痪在床,奶奶身体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有自闭症,不说话,很脏。他把课本撕成一条一条的,贴在脸上。”王小梅说,“越是这样,越不能远离他,越要跟他谈心、引导他。”后来,龚志慧变了样。不讲卫生的习惯改了,也不再胆小了,还主动给同学买早点。

    解开了心结,一些自暴自弃的留守儿童变得阳光起来。

    让留守儿童同时获取“优越感”、“挫折感”,磨练承受力

    停弦渡,是临澧县一个有名的乡镇。相传,西汉大辞赋家司马相如过渡时,为秀美的风光所迷,停下了琴弦。

    传说替代不了现实。停弦渡镇中学,这所九年制的学校,同样面临着留守儿童教育问题。他们对留守儿童实行“三个优先”:学习上优先辅导,生活上优先照顾,活动上优先安排。让这些有“缺陷”的孩子,有一种“优越感”,培养他们的自信。

    让留守儿童获取“优越感”的同时,又创设适当的“挫折情景”,让他们有一种“挫折感”,培养承受挫折的能力。设置一些难题,制造一些困难,让他们去体会、去承受、去消化。

    停弦渡镇中学副校长胡大新说:“刘家宝的转变很说明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家宝是个14岁的孩子,读八年级。读七年级前,是个“双差生”,表现差,成绩差。爷爷奶奶带,与在外打工的父母关系也不好。八年级换了班主任,学校将他列入“三优先”中的“最优先”,还让他吃点苦。刘家宝简直换了一个人。当了班级篮球队队长,最近又“晋升”生活委员,学习劲头也足了。

    位于刻木山的官亭中学,也是九年制学校。1817名学生中,留守儿童占了40%。他们实行“代理家长”帮扶机制,有声有色。班主任、任课老师充当留守儿童的“代理家长”,承担监护职责,做留守儿童“生活上的知情人”“学习上的引路人”“成长中的保护人”。

    今年15岁、即将毕业的九年级学生胡锦毅说:“我对官亭中学有一份特殊的感情。从官亭出发,我不会忘记出发地。”

    胡锦毅也是一个苦孩子。父母不在身边,跟着70多岁的奶奶过。班主任就是他的“代理家长”。这孩子争气,是班长,品学兼优。

    为了留守儿童,乡村学校各有高招。

    临澧县委、县政府更是使出了大手笔。城北的第五完全小学,已开学。城西的丁玲小学,9月1日开学。这两所小学将大大缓解进城务工人员子女,特别是留守儿童就学的问题。

    五小校长周定艳说:“我们学校设了一至六年级各一个班,包括幼儿园,共有300多名学生。生源主要来自修梅镇,60%是留守儿童。”

    留守儿童在成长。留守儿童在路上。临澧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堪称“样本”。

 

建议:使用IE5.0以上版本的软件、1024*768以上显示模式浏览此网站,将获得较好的效果!

主办单位: 中共临澧县委宣传部
电 话:0736-58918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