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管见:“知入”与“知出”
2013-6-3 15:10:15更新 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张运辅 阅读:

  怎样读书才能取得效果?经验表明,处理好阅读中的是关键所在。南宋学者陈善《扪虱新话》云:读书须知出入法。始当求所以入,终当求所以出。见得亲切,此是入书法;用得透脱,此是出书法。盖不能入得书,则不知古人用心处;不能出得书,则又死于言下。惟知出知入,得尽读书之法也。此论道出了读书的精髓。

  阅读中的,是指对所读之书全身心融入,潜心对其进行研读与探索。《文心雕龙·知音》说:“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,观文者披文以入情,沿波讨源,虽幽必显。叶圣陶也认为:文字是一道桥梁,这边的桥堍站着读者,那边的桥堍站着作者。通过这一道桥梁,读者才和作者会面,不但会面,而且了解了作者的心情,和作者的心情相契合。这说明阅读中的,就是读者通过文字去触摸作者的内心,与其进行心灵的对话。如此入书,方可见得亲切,实现双方心情的契合

  阅读双方该怎样实现心情契合?一个方法是坚持精思。朱熹认为:大抵观书先须熟读,使其言皆若出于吾之口。继以精思,使其意皆若出于吾之心,然后可以有得尔。就是说阅读要慢嚼细咽,通过揣摩语言,达到把握文章内容、体悟作品意蕴与情趣之目的。

  在熟读基础上精思,确为入书之妙诀。苏轼读陶渊明《饮酒》诗后写道:“‘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因采菊而见山,境与意会,此句最有妙处。近岁俗本皆作望南山,则此一篇神气都索然矣。苏轼发现虽一字之差,但意境全异。何故?盖因陶诗所表达的是辞官归田后的喜悦之情,故用字来表达悠然自得之感。若改为,变为主动寻求,就不但破坏了全诗的意境,而且也与陶渊明的节操相悖。苏轼的体会,表明他对全诗意蕴和诗人的心境都有了深刻认识;这种认识若离开了对全诗全身心的,离开反复思索,是无法达到的。

  阅读中的,是指读者能站在更高层次,对所读之书做出分析判断,能从新的角度进行阐发、评价和质疑。哲学家叔本华就主张读书要与书本拉开距离,不要书过度,要敢于并善于从书本中走出来。这样读书,方可避免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,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活动的过程而已;方可在读后能解其意、识其旨、得其要,真正做到用得透脱。明人王骥德《论须读书》说 “作诗原是读书人,不用书中一个字。这话也充满辩证法,值得揣摩与深思。

  鲁迅早年读过不少进化论书籍,曾一度相信社会进化论:总以为将来必胜于过去,青年必胜于老年。后来,他在生活中发现了青年们在阶级斗争中分化的事实,目睹了同是青年,则分成两大阵营,或则投身告密,或则助官捕人的事实,我的思路因此轰毁。就这样,他对这种理论产生了怀疑,并由此发现其诸多偏颇和谬误。于是,他摒弃了从书本中得到的旧认识、旧观点,在斗争中树立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。鲁迅不囿于书本,敢于突破,敢于超越,提出自己正确的认识和见解。他的这段经历和思想转化过程,对于阅读时怎样于书,怎样用得透脱,很有启示意义。

  阅读,要,也要的基础,不则无所谓的目的,不能就失去阅读的价值与意义。既能 “又能,才是阅读者必须掌握的秘诀。

 

建议:使用IE5.0以上版本的软件、1024*768以上显示模式浏览此网站,将获得较好的效果!

主办单位: 中共临澧县委宣传部
电 话:0736-5891899